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闹洞房的荒唐事
闹洞房的荒唐事

闹洞房的荒唐事


狗在窗户外面嗷嗷的叫着,因为它听到了房檐上的猫高亢的声音,那动静在还有些喧嚣的傍晚显得非常的突兀刺耳。二八月,猫叫春,三棒子真心想把那猫拽屋里来给灌二两白酒。
  喝了酒,吃了面,三棒子脚丫子这会正搭在被窝垛上抽着烟,看着屋里屋外的亲戚朋友离开,然后又看到一群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光棍们哧溜哧溜的钻进屋,舔着脸坐在炕沿山搭讪。
  “三哥,三嫂子好像喝多了,刚才我看着她在外面嗷嗷的吐呢。”一脸青春痘的四喜吐着烟圈笑嘻嘻的说。
  这三四个小子,都点头,棍子把脑袋顶上的帽子一凝,帽檐朝右,有点斜视的眼珠子顶着三棒子接着说:“三嫂子让不让咱们闹洞房啊。|”
  四喜接过话茬道:“我三哥的娘们,我三哥说了算,她敢不听?”
  三棒子嘿嘿一笑,心里知道这群光棍小子的心思,也不点破,把烟屁股扔地上,看棍子踩灭了,才说:“我可管不住她,一会她要是翻脸了,你们可别说赖我。”
  老赖在一边有点不乐意了,“操,我说三棒子,你说你啊,当初闹我媳妇的时候你忘了?都给扣破了,咋?到你媳妇了你想躲了?我告诉你三棒子,你别玩那套里格楞,等会……棍子,四喜你们就给我按住了,我看这娘们敢蹦跶。”
  三棒子也不说话,在那一个劲的讪笑。“对啊,三哥,”棍子那眼睛看着三棒子但是大家伙总觉得他是在看四喜,“三哥你去年,闹我哥那把,都特么喷我哥脸上了,我哥都没说啥……”三棒子立马瞪眼睛,“那是你哥让我喷的,你忘了你哥当时都啥样了,卧槽,看着咱们在那摆弄你嫂子,他自己竟然躲一边撸,这能怨我啊,”
  棍子脸一下子就红了,腾的一下站起来,气哼哼的说”那我一会也喷你一脸,“
  三棒子一瞪眼”操,你敢,翻天了还,鸡巴给你就揪下来。“
  棍子让他一瞪眼,蔫吧了,低声道:”那我就喷我三嫂子一脸。“
  “什么玩意喷我一脸啊。外面不都散了么,你们怎么还没走呢?”
  棍子这话还没落地呢,一个漂亮姑娘开门就进屋了,今天是张小花新婚大喜,自己家男人喝酒不行,吹牛在行,两杯白酒下肚就让人给架屋里来了,自己却为了给亲戚朋友敬酒喝了不少,迷迷糊糊的她可不知道这帮厮在屋里研究这怎么折腾自己呢,心里还惦记着这酒可别白瞎,扶着狗笼子吐了之后这才爽利,清醒了之后想起来自家男人在屋里窝着,也不知道出来送送客人,一点礼貌都没有,小花抹着嘴巴子,一开门就听到棍子说喷一脸,急忙就问“什么玩意喷我一脸啊。”
  刚才还闹闹哄哄的几个人,突然就都闭嘴了,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,老赖年纪最长,也是结婚的人了,今天纯属就是来报复的,看着张小花进屋了,在看那红色旗袍下面的妖娆胴体,吞了一口口水道;“三棒子没和你说吧,咱们这有个风俗……”
  “闹洞房呗?”张小花看了一眼屋里这几个人,心想着这几个兽儿,我说他们刚才怎么一个劲灌我酒呢。原来憋着这个屁呢。在看三棒子,脚丫子搭在被窝垛上,眼睛迷离看着自己,一看就是多了,心里叹了口气说:”咋就你们几个,人太少了啊。“
  一只没说话的二狗子说:“就我们几个和三哥好,别人都不好意思。”
  张小花点点头,问“那怎么开始啊。我看你们都挺老实的,还闹个屁啊。”心里却又开始惦记着今天收的礼钱让三棒子给藏哪去了。
  老赖把手里的烟头一掐,扔在地上,笑嘻嘻的看着张小花,心里合计着这娘们真特么漂亮,比我那骚婆娘可强多了,但是这气氛不对啊。四喜也觉得气氛有点尴尬,一点也不热闹啊。于是出主意说让三棒子站起来,三棒子死活不起来,说我就死这也不带起来的,我看你们能咋样。二狗子也不说话,直接上炕就把三棒子给扶起来了,让三棒子靠在被窝垛上说,你就这样,别动,然后又只会棍子,”棍子,你眼神好,去门口看着点,别让外人进来就说闹洞房呢。“棍子一脸不乐意的站门口了,张小花就看着二狗子把三棒子的裤子一扒,就剩下一条裤衩,然后对老赖和四喜一招呼。
  这俩老流氓小流氓趁着张小花还没明白过来,就把她给抱起来按在了三棒子的裤裆上,二狗子说道,这叫美人上夹棍,来三嫂子,你给我三哥把棍儿拱起来,我们就不闹了。
  张小花期初是一惊,因为旗袍里不知道是老赖还是四喜的手,摸到自己屁股了,拿手不老实,扒拉开自己的小内裤,手指头在屁股肉上蹭啊蹭的,这才喝完酒身子正热呢,让手一摸,张小花就更热了。
  就这个时候,她的脸,已经碰到了三棒子的裤裆上,鼻子尖撞到了三棒子的家伙,张小花就感觉哪里软绵绵的,eng?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软。
  二狗子哈哈笑着道:“三嫂子,你看我三哥现在软踏踏的,”张小花回头呸了他一口,却被他按住头压在了三棒子的裤裆上继续说:“你要是能给我三哥拱起来,咱就撤,你看咋样。”
  张小花心说你小子还能比我了解他,两下子就解决了的事,你们还是赶紧撤吧,我还得查钱呢。
  心里想着,看着三棒子的裤裆,张小花嗯了一声,老赖这会把张小花的旗袍往上一撩,我艹,这老流氓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漂亮的腚啊,圆滚滚肉嘟嘟的,还特别白,他咽了口口水道:“要是没供起来,可别怪咱们哥几个拱了你”
  张小花哈哈笑了,心里一阵的得意,自己家男人自己能不知道,就算现在软,两下子还不就挺起来了呀。当下又嗯了一声,鼻子一拱,就听三棒子迷迷糊糊的说:“卧槽,别答应啊。”
  二狗哈哈笑了,“:三哥,来不及了,三嫂子答应了。”说着他往被窝垛上一坐,看着下面张小花的动作。
  三棒子估计是真喝多了,迷迷糊糊的俩手抱住了张小花的头,小花心里还在得意呢,我把他裤衩一脱,然后一口咬住,立刻就硬,这招百试百灵,两分钟你们这帮兽儿就得给我走人,哼哼,三棒子把钱藏哪去了呢。她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就去拽三棒子的裤子,结果二狗弯腰按住了她的手“三嫂子,只能用嘴。”
  小花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,不知道是谁,从后面把旗袍的拉链给拉开了,她整个后背就都露了出来,然后胸罩一松,她心里一惊,接着感觉内裤也被人给扯住了,今天天热,小花为了避免穿内裤在旗袍外露出痕迹来,特地穿了一条丁字裤,只有一条绳儿兜着自己的腚沟子和前面的小穴,先前有人摸她的屁股,她还没觉得怎样,但是这会被人用手勾住了拉开,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屁股都暴露了出来,心里一阵的紧张,但是又不能大声的喊,万一外面的亲戚和公婆听到了闯进来,她张小花可就没有脸见人了。怎么办,怎么办。又不让用手。张小花着急了。
  她张开嘴,忍受着屁股被摸的羞耻感觉,只想着马上就结束这样的闹剧。可是,越是紧张,动作越是不利索。
  啪……
  她的身子一颤,后面的那只手,把勾起来的内裤松开了,带着弹性的内裤啪的一下弹在了她的屁股上,狠狠的撞击在了她的菊花上面。“矮?老赖,你会玩啊,三嫂子的腚眼被打抽了一下。”这是四喜的声音。门口棍子嚷嚷道:“啥时候让我进去啊。”二狗哼了一声,就你眼神好,看着点,一会的。
  小花想要哭。她知道现在自己的屁股已经光溜溜的被老赖他们看光了,刚才那一下,自己应激反应下,屁眼一定是在不住的收缩,他们这帮兽儿,怎么这么下流啊。三棒子你这死鬼,倒是给我硬啊。她终于用牙咬住了内裤边缘,往下一扯,露出了三棒子黑乎乎的毛来,刚想往下在拽一点,而这个时候,被老赖再一次勾起来的丁字裤,又弹在了她的屁股上,这一次,没有弹在菊花上,而是啪的一下弹在菊花旁边,小花吭的一声,身子又是一抖,结果内裤脱口,又弹了回去。
  而小花则一头栽在了三棒子的裤裆上,身子一下子就软了。二狗哈哈的笑着,点了一根烟,弯腰去把小花的旗袍袖子从胳膊上脱了下来,往下一推,小花也没反抗,就这样让二狗把大红的旗袍推倒了自己腰上,她从炕对面的穿衣镜里看到了自己,赤裸的身子上,只有腰间挂着红色,两头是白色软润的屁股蛋,和刚刚赤裸出来,摇晃着两团嫩白大胸的肩膀。
  唔……小花闭上了眼睛,她想喊人,可是现在的样子,赤裸裸的在这群兽儿的中间被围困,唯一的办法,只能是……三棒子你到是硬啊。
  四喜跪了,跪在小花身后,用手扒开她的屁股,老赖蹲在他身边,用手指指点点。“呐,四喜,你以前没见过吧。”
  张小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两只手掰开了,呼吸的热气都喷到了自己的屁股肉上,一阵阵的燥热,她努力的用嘴咬住了三棒子的内裤,继续再继续。另一只手把她的内裤扒拉开了,如果说刚才还有那么一条线在遮挡,张小花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完全的被曝光了,啊啊啊,不要啊……她心里在哀求着,自己刚刚才刮过毛的地方,竟然被别的男人用手按住了,唔……在揉搓……啊……他的拇指陷进去了……可是自己为什么还有些兴奋的感觉呢。
  :“呐,四喜,我大拇指按住的地方,是什么,”
  “是啥。老赖,这里真他么的软乎。”
  “你按按,在揉揉”
  不……小花感觉两只手拉开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,为什么他们要这样,可是自己的身子却热的厉害。二狗说要三棒子硬起来才醒,唔……我已经含住了,老公,你怎么了呀。呜呜呜……他们在……啊……谁的手抠进去了……
  小花只觉得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燃烧了起来一样,下体被两只手淫亵着,而二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完了烟,带着烟味的手按在了小花的肩膀上,如同按摩一样,双手顺着锁骨往下抚摸着,慢慢的攀上了小花的双峰。
  唔……奶子……也沦陷了嘛。
  “三哥竟然睡着了嘿,”二狗跨在了小花的后背,双手从双肩探过,手指头捏弄着乳头,回头对老赖说。
  “他的酒量谁不知道,哈哈,”四喜把满是粘液的手指在屁股上蹭蹭之后,低头又开始仔细瞧着,“老赖,你说这咋俩眼儿呢。一个大一个小的,矮,矮”他带着惊喜的语气道:“这个还往外鼓鼓着嘿。”
  老赖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瓜娃子,那是尿尿的地方,小心你三嫂子喷你一脸“
  小花含住了三棒子的肉棒子,软踏踏的像是一条蚕宝宝的家伙,被她吃的滋滋又声,可是就是不硬,身后的快感却伴随着羞耻的感觉慢慢袭来,她嗯嗯的呻吟着,屁股竟然开始往后耸动着,配合着老赖的手指,棍子终于看不下去了,锁了门大喝一声我来了。说完就蹦上了炕,脱了裤子就要上。被老赖一巴掌拍开“你要死啊,只能玩,你三嫂子你都想操,是不是人。”
  可是,小花只觉得下体痒痒的,只觉得那一股股的水从自己的身体里涌出来,屁眼和小嫩穴只被手指玩的感觉,让她难以自控的希望有人进入自己的身体,压制住那种无边无际的骚动。
  棍子斜着眼睛,嗯了一声,“那我可以亲一口么,就亲一口。”
  老赖哈哈大笑:“亲,使劲亲,我们都亲,卧槽这没毛的逼,老子也没亲过呢,家里那个毛嘟嘟的,扎嘴。”
  {卧槽,写多少了。争取快点,一会还有事。哈哈。}
  棍子答应一声,拍了拍小花的屁股,看着还在徒劳的吮吸这老公肉棒的小花,问道:”嫂子你逼是啥味的啊。“
  小花早就急不可耐了,突出三棒子的家伙道:“你舔舔,你给嫂子舔舔。”
  她说着,伸手去掰开了自己的屁股,然后整个人趴在了炕上也不在去吮吸三棒子的屌儿,整个人已经进入了一种求舔若渴的地步。
  棍子嘿了一声,果真张嘴堵住了已经开始流水的地方,舌头胡乱的在柔软的肿胀的肉瓣上来回的蠕动,时不时的又整个含住吮吸,发出啧啧的水声。
  小花受不了了。当棍子的舌头舔到小豆豆的时候,她的身子一弓,后背顶在了骑在她身上的二狗屁股上,被坐的又往下一塌,急吼吼的用手抓住了三棒子的软屌儿往嘴里塞,但是却依旧是老样子,三棒子这会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  二狗一看这样,心下得意,心想你们这帮傻逼,在后面玩到底也是摸摸舔舔,看我的。哼哼。
  二狗身子一偏,从小花后背起来,转到前面一拽小花的身子,自己坐在了三棒子的旁边把裤子往下一脱,抱着小花的头就按了下去。
  已经被浴火烧的有点迷糊的小花,看着眼前翘起来的屌,想也没想,吞了下去,一只手却还在不闲着的去抚摸三棒子的屌儿。
  哧溜哧溜,前面的舔吃声,配合着后面的舔吃声,小花呻吟着,心里呐喊着。“来艹我啊,老公,他们……他们竟然这么玩弄你老婆……唔……好痒,舌头插进去了"
  棍子无师自通一样的,舌头插了进去,开始了抽插的动作,老赖眼馋二狗,爬到前面去玩小花的胸,而四喜却没出息的在一旁对着小花的屁股撸了起来。
  唔……小花的身子蠕动着,棍子每一次的深入都会用脸颊撞击到小花的屁股,鼻子更加夸张的断断续续的磨蹭在她的菊花上,她的身子随着棍子一下下的前倾,然后往后耸动着。终于伴随着小花一声长长的从低到高的呻吟声,她的身子一抖,然后不住的哆嗦,棍子就感觉已经杵的发麻的舌头被肿胀的肉瓣挤压了出来,然后就看到那已经翻开的肉瓣中间,一团嫩红的肉壁一鼓一鼓的不住的蠕动。
  老赖经验丰富,一看这样,低声道:“操,要高潮了,快点的。”
  他说完,一把 抱起来了小花的身子,二狗也一骨碌爬起来,看着老赖把小花放在炕上躺好,让四喜夹住一条腿,四喜一边撸一边抱住了小花一条腿,而老赖则抱住另一条,空出一只手来掏在了小花的胯下,两个手指头一身,小花就觉得硬邦邦的弯弯的家伙插了进来,低声的呻吟着身子依旧在抖着,而二狗则站在了她的面前,搂着她的头,继续插进了她的嘴巴耸动着屁股,老赖的手指弯曲着,抽动着,“棍子,来舔她的逼豆子,”老赖一边快速的抽插,一笔吩咐棍子。
  唔……啊啊啊,嗷……小花终于放开了自己,声音从塞着鸡巴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来,闷声的哼唧着,然后张开红唇,被鸡巴将呻吟声操回了喉咙,
  老赖的速度越来越快,只听到咕叽咕叽的水声,以及四喜粗重的呼吸声。
  唔……嗯……一个声音,小花竟然哼出来了抑扬顿挫的感觉,然后她的双腿在老赖和四喜的怀里不住的抖动,抽搐,脚丫子都勾勾着僵硬起来,然后棍子就感觉到他长在舔吃的哪里剧烈的起伏着,伴随着老赖的手指猛的插入又突然的抽出,一股子液体猛的从哪刚刚还在发出咕咕声的洞口里喷射出来,对面,是三棒子和小花的结婚照,小花笑颜如花,三棒子玉树临风。而这个时候,那股液体扑面而来,直接射到了结婚照上面,然后流淌了下来。
  唔……小花嘴里发着自己听不清的呓语,伴随着她的喷出,四喜终于挺着屁股,对着她的胸口,猛的撸动几吓之后,手擎着自己的鸡巴,一股,两股,白色的东西在空中划过弧线落在了她的胸口。
  当小花停止了抽出时,二狗也抽了出来,看着她嘴角溢出的白色东西,二狗眉头一挑,嘴角露出了一丝淫笑。哼,终于还是我占了便宜。
  可是,这个时候,小花突然抓住了老赖的大腿,一脸的妩媚妖娆。”唔……人家还要……逼……好痒啊……“
  老赖一看,立刻傻眼,我cao,不能这样啊,在整就过线了。在看了一眼四喜棍子,棍子一脸的水,正用手抹呢,一边抹一边还闻:“怎么骚哄哄的。”这俩娃,一听小花说还要,一脸的跃跃欲试,老赖急忙拦住道:“这就行了,在整就过分了。都回吧。”
  棍子临走还不忘去摸一把小花的水逼,嘴里念叨着我回家我妈闻着这味还不得打死我啊。
  四喜说是啊。你背着她出来偷人,打不死你才怪呢。
  四个人抽了根烟,看小花缓过来了一点,这才开门走了
  小花则扒拉着三棒子,把他叫醒,“诶,老公,老公,他们都走了,你把钱拿出来咱查查呀。”
  三棒子一整眼睛,“我藏被窝垛底下了,操,辛亏我看的严实,不然老赖手脚不老实,真怕他给顺走几张票子。|”
  小花嗯了一声,脸一红,嗯,他确实手挺不老实的,挺厉害的。
  【完】